新闻中心

NEWS

接力基金合伙人祁玉伟:做早期投资的人怎么把宏观的节奏把握好?


2016.11.15



祁玉伟.jpg


接力基金合伙人祁玉伟


2016年11月15日,2016(第六届)天使及早期投资峰会在上海科技馆举行,上海市科委副主任秦文波出席并致辞,近30位资深投资人齐聚一堂。7位知名投资人进行了主题为“投资与趋势”的圆桌论坛。


接力基金合伙人祁玉伟作为论坛嘉宾之一,参与了讨论。以下根据速记整理:


谢谢,我是接力基金的,我先回应一下孔总讲的,如果说反周期操作的话对投资来讲也许效果是最好的,巴菲特当时也说过这个话,就是说恐惧的时候要贪婪,另外的时候要相反。

但是这个真的很难,每个人恐惧的时候都会恐惧,贪婪的时候都会贪婪,所以很难做到。我回应一下主持人讲的,因为接力基金也是专注于早期科技类的,金融危机爆发以后,那时候也是很多投资机构都不投的,我们看到像现在有很多投资企业里头净利润几千万的,都是我们2009年投的。我的意思是什么呢?

 

我们早期投资人的策略就是不要去管这个周期不周期,就是按照自己不变的节奏往下投,一期一期往下投,接力基金现在做了四期,每年只要符合我们估值标准的,只要符合我们投资领域的,符合我们条件的优秀产品,我们就投。宏观变量太多了,那么多经济学家,那么多专业研究的人都没有把宏观把握好,我们做早期的人怎么把宏观的节奏把握好呢?巴菲特自己也是这样的,他说你要专注在可以搞明白的领域,他认为宏观的事情你是搞不明白的。我们最重要的是把微观搞好,把我们的企业,把我们的团队看清楚、行业看清楚、项目看清楚,这就是我们早期的投资人最重要的。这是我们自己的体会。

 

第二个收获的角度,过去的几年,因为我们以前做的比较早,也投了上百家科技类的企业,那时候真的是很苦的,好的企业成长都需要时间的,但是最近几年都成长起来了,我们现在有很多上市公司都来找我们,战略并购部也好,还有负责投资的董秘也来找我们。有好多收入还达不到创业板的标准,但是它有很好的壁垒和很好的独特产品,一些上市公司是愿意来并购的,这一点也是我们感觉到比较开心的。

 

我们将来投的企业多数是通过并购的方式和一些上市公司为主的产业基金,或者是产业资本做有效的对接,把他们所谓的技术、经济效应更好地发挥出来。

我觉得还是很同意刚才郑总包括几位讲的,还是专注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专注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这肯定是离成功最近的,这是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的。第一个还是专注在自己擅长的领域,

 

我们接力基金从2009年开始就是专注在科技领域的投资,而且在科技领域里头主要是新材料、节能环保、医疗健康和工业控制类的,到现在我们还是这四个行业,投了将近上百家企业。你投的团队也好,包括你投的投资组合也好,你越是在这方面投入,长年累月,肯定是比别人要擅长的,而且在这些方面不光是你的经验和心得、教训,还有社会资源也会向你靠拢的。我们现在投的好多企业无疑是在这些领域都是最领先的领跑者,这些也是构成资源的,它背后那么多的科学家,国家的重点实验室,导师,博导、院士,这些自然就变成你的工作资源。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肯定是要深耕的,不断地积累,这是不变的东西。

 

第二个方面就是要开放思维,毕竟时代在变化,好多东西有一些新的东西产生,包括一些新的技术、新的理念和新的环境,像我们的投资领域的一些格局、打法、理念也在发生一些演进,这个过程中要开放思维,要采大家之长。我们好多一线的早期基金这几年都合作很多,很多项目合作,这种合作一方面是一个好的案子的分享,本身也是很喜悦的,另一方面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像我们很多一线机构合作的时候,我们发现他们的交易结构是这样做,我们以前是这样做的,我们有我们的好,他们有他们的好。投后的过程,给他一些投后的管理和服务,有这样一些特色,这些东西我觉得都很好,既有分享的喜悦,也有成长的快乐。

 

接力基金和团队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但是这个风格也是要采大家之长,不断地补足自己的不足和缺陷,使自己不断地迭代。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开放的思维特别重要。只有这样,你这个基金既有自己核心的不变的东西,也有很多变化的东西,这就是《易经》里所说的,越不易越变易,不变为平庸。不管这个时代怎么变化,有不变的东西,但是也有很多是在变的。这些东西怎么做好,就是我们今后要思考的,要经常去把握的。

先回答纠结不纠结的问题,我同意李浩总的观点,我很认可你,可能我们俩做的差不多都是科技类的,投资的初心、投资的哲学和理念肯定是不会变的,但是投资的方法、技巧一定要变化的,因为环境在变化,你碰到的对象在变化,投资说到底是实践科学,不是说你书读的好,或者说理论做的好,那肯定是不行的。外面变化,你一定要变化的,老庄哲学里面有外化内不化,核心的东西是不会变的,但是很多东西是外柔内刚的,或者外圆内方的,外面是一定要变的,最好是上善若水,兵无常势,你一定要跟着变化。

 

再回答一下一名提的问题,到底有什么样的趋势。因为我们是专注在科技类的,我们经常思考这些问题,但是有些东西也不一定看得明白、想得明白。像新材料领域,我们看过很多,比如说一些电子材料,包括应用材料,这些领域有很多特殊的材料,或者说是助剂,特种耗材,以前都是德国或者日本,包括个别的美国公司,有些是家族公司,几十年了,五十年、七十年,隐形冠军,基本上在这个市场里头就是它一家垄断,或者是极少的,只有两家、三家,技术壁垒很高,毛利率也很高。

 

但市场的规模可能不是那么大。我们看到的趋势是什么?有很多中国的公司或者初创的公司开始在替代它,也就是在这样的领域里头崭露头角,尤其在中国市场上和他们开始在对抗,在小的时候可能是不行的,但是打破了他们的垄断,发展起来之后就开始替代他们,这个趋势是我们这几年观察一直在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