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凯风创投合伙人赵贵宾: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底线去做一些变通


2016.11.15



赵贵宾.jpg

凯风创投合伙人赵贵宾


2016年11月15日,2016(第六届)天使及早期投资峰会在上海科技馆举行,上海市科委副主任秦文波出席并致辞,近30位资深投资人齐聚一堂。7位知名投资人进行了主题为“投资与趋势”的圆桌论坛。


凯风创投合伙人赵贵宾作为论坛嘉宾之一进行了分享,以下为速记整理:

两年时间,热点比较多,O2O,包括大数据。我们还是专注在一些垂直领域,自己选择一些比较好的方向,从上下游去做一些投资,最近这两年我们主要还是在医疗健康这一块做的比较多,从基础的医疗服务到精准医疗。传统的TMT这一块,我们主要在垂直领域做一些布局,包括轨道交通,包括电力垂直领域。

相对来讲,对一些技术型的公司投的比较多,普通的互联网的东西,我们相对比较谨慎,投的相对比较少,投的钱比较少,一般的互联网公司是试水,有些项目会投,但不是大规模的资金布局。

我觉得这是所有做企业的人,不仅仅是做投资的人思考的问题,钱这么多,机构也那么多,反过来讲也是竞争越来越激烈,做实体创业的人竞争很激烈,做创投也是一样的,大家也是竞争。我们做创投的人也是在考虑我们应该走自己什么样的路,什么样的时间去集聚资源发展自己。

今天这个时点,钱确实比较多,有没有14万亿,我不敢说,但是现在看国家各级的引导基金,我们确实也拿不少,有国家级的,有地市级的,甚至有区域级的。从我们的经验来说,天使投资本身确实是一个风险比较高的,最大的问题不止是风险,还有周期特别长,股权投资,特别是天使,7+2,我觉得有时候都嫌短,有时候可能要10-12年,从一个企业正常的发展周期来说,从零起步到第10年,一个企业算是走过各个阶段一个完整的周期,至少要10年。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天使基金,从政府这个层面来讲,我认为是一个合理的事情,当然有一些富有的个人做天使,作为LP来投资,也是一个趋势,目前看也是这样子。从我们的角度,说实在话,面对个人的投资人,有另外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

拿到个人LP的钱,亏了是很难为情的,有时候本身是朋友,后来变成了仇人。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是非常慎重的,刚才讲到这两年的经验教训,我们历来还是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刚才也有两位嘉宾讲到这个问题,我们在某个领域有自己的资源,最主要的是产业资源。

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虽然是从零起步,天使投资,但是一定要考虑它的退出,如果说撒项目的做法,我认为到后来一定会死的很惨。我们在选择项目的时候,应该说非常慎重,除了回报的问题,我们很多天使基金也有个人投资人,最主要的是怕到时候难以对投资人交代。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现在还是专注于自己的领域研究,有一些很好发展前景的产业做一些布局,不会随便泛泛地投,相对比较谨慎。

 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从我自己的经验来说,大家刚才说自己要专注于自己资源的东西,就是自己有什么优势,反过来说,这个世界是变化的,而且变化特别快。所谓的垂直领域,每一个行业都有一个周期性的,大家前两年讲互联网多少多少,今天讲下半场也好,是一个传统行业也好,大家会面临同样的一个问题,我们在投资的时候,如果是一直坚持自己说OK,我只做这个行业,基本上三年、五年以后就OUT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没有自己的原则,什么都去投,泛泛地投,我感觉也是会死的很惨的。

我最早出道的时候,当时的公司只专注在微电子领域,只做半导体,90年代在台湾这一拨做的很好的,2000年进入大陆,认为大陆可以复制台湾的模式。所以他们一直守在这个领域里头,但是事实上这个行业基本上没做起来,他们的基金当时在台湾做的是很好的,但是在大陆就走错了,当时像游戏很多案子都找他们,他们就说我只坚守这一块,不投别的,反而自己个人投的一些项目赚了钱,整个基金后来关掉了。

从这一点看到经验教训,作为我们做创投的人来讲还是要有一个尝试,我们要坚守当前所关注的领域,但是同时要拿出资源去涉及其它的领域,关注其它的热点,或者是趋势,这是我觉得需要做的,从产业布局来说,天使就是试水,你拿出一部分资金,亏了就亏了,从预算的角度,你就要做这个安排的。另外一个,我自己觉得做投资的角度还有一个阶段,我认为只守着做天使是很苦的,可能某个案子你挣了钱,你做的很好,但是整个基金是没有持续性的。

另外一个问题,你没有规模就没有抗风险的能力,你的基金规模很小,天使的基金规模不会很大的,如果基金规模很小,你很难有很好的条件吸引好的人才,规模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要做大的。但是怎么去做大又是一个面临的问题。我们做了十几年,一直有天使基金,后面有专业的某个产业的VC基金,我们今天也涉及到PE基金了,从零起步的项目大概到10年之后基本上进入PE阶段了。讲的不好听,摘果子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没有相应的资源去匹配,你一直停留在做早期、做VC的阶段,利益最大化这一块就没挣到,我觉得也是很亏的。反过来讲,对我们做创投也就是做企业的,你这个企业发展的机会没有抓住,这几年我们也是有一些例子,像神州高铁,当时被并购的时候有定增的机会,当时是5个亿的定增,别人主动找我们,说给你2个亿的额度,要不要,我们当时一口拒绝,不干,结果一年他们涨了8、9倍。

我觉得还是要变通,但是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底线去做一些变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