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麦腾创投创始合伙人俞江虹:孵化与投资的终极目标是产生一种价值,这种价值使每个人参与到这个项目里来


2016.11.15



俞江虹_看图王.jpg

麦腾创投创始合伙人 俞江虹


2016年11月15日,第六届天使及早期投资峰会在上海科技馆隆重举行。麦腾创投创始合伙人俞江虹出席会议并致辞。他分享了孵化器的发展,指出效率在投资和孵化过程中的重要性,并说明了投资与孵化的协同效应产生的四个要素,在最后,他简单介绍了麦腾的发展和荣誉。

 

以下是速记整理:

各位创业小伙伴,各位投资界的同仁,各位领导,下午好!我是麦腾孵化和投资服务的创始人俞江虹,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内容,题目比较大,但是组委会跟我讲时间有限,所以比较难展开,我点到为止,希望大家谅解。

 

我们做的有一点不一样,不一样在哪里?一般来说今天我们讲的是天使投资,但天使投资也是一个生态圈的东西,不是简单的有钱就可以投,我个人认为它是要建立一个良好的生态,让它能够茁壮成长的一个环境。远瞻孵化前沿,领投创业未来,投资人怎么投?我觉得创业本身是一个马拉松,不是说今天怎么做,明天怎么做。我们在做孵化器和投资,它本身是一个相互关联的内容,今天在这十几分钟里面,我简单把这四五个内容快速过一下。

 

孵化器,2015年统计大概有2000家左右,2015年之前孵化器全国就几百家,真正的孵化器1.0主要做物业,2.0做一些注册、税务服务等等,3.0嵌入了一些更深层次的服务,比如说咨询、投资,现在4.0是生态体系的建设。在美国最出名的是YC,还有500Starstups,它们的区别在哪里?建立的生态体系不一样,现在很多做孵化的还从房产、物业的角度出发,有些是物业加投资,实际上这是不够的。

 

我上个月在英国去了L39,也就是欧洲最大的孵化器看,它的不同在哪里?英国作为欧洲最老牌的帝国主义,它在创新方面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腐朽。我在那儿待了三天,在L39,他们现在做的很大,主要集中在金融创新,每个月有两次从银行界来的各机构把他们的问题提出来,让一些创业的伙伴,在伦敦新建了一个金融中心,听这些金融企业有什么痛点,需要解决什么。

 

人很多,我在那儿听了两次。月底是一些投资机构来,有些是从美国飞来的,有些项目是在有针对性的创业环境下被美国给收购掉。以色列的模式我就不展开了,The time we work,这个在以色列做的非常好,但是这是在特定场景里面的,在中国能做成吗?可能值得怀疑,在北上广深可以看出问题。政府当然是全力支持的,在全球现在兴起的创新创业的环境中,不仅仅有中国的政府支持,其它国家也支持,很多好政策都出来了。

 

在投资和孵化的过程中,我觉得关键词“效率”非常重要,改革开放38年,40年不到,实际上改革的是什么?机制是一个,最重要的是效率,我们做孵化也好,做投资也好,没有效率必然是没有前途的。我曾经写过一篇东西,是经投中邀约的,关于机构投资者如果没有效率能生存吗?必死无疑。

 

我们在做早期投资的时候效率非常重要,效率里面分两个部分来看,一部分是投资人的效率,另一部分是创业者的效率,这两部分都非常重要。投资机构和创业企业,孵化器在这个过程当中承担了承接的平台的作用,怎么讲?

 

因为一个早期投资者他看的项目非常之多,我们麦腾在2015年看了1000多个项目, 2015年投了31个项目,比例是多少?3%左右,有的企业是1%。在这么大的工作量的情况下,如果没有沟通效率怎么投?非常困难。所以我们有一个孵化器的投资平台,是为了跟创业者,跟我们选中的一些孵化器有一些近距离的沟通。

 

我们投了一个项目,它的创始人是中欧的校友,有的时候我们找不到它,我们有一千多个PPT要看,一年投了三十几个,前几年放在一起的有将近百个项目,平均三个人一天找我一下,我要浦西浦东来回跑,考虑到这个交通问题,有时间见吗?见不到就有抱怨,俞总,你原来给我们投的时候很好,怎么现在见不到了,你成牛人了。其实我也不是牛人,我就是没有时间去看。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孵化平台,使得我们有机会见面,在普陀的园区里面,我刚一进去就被人拦住了,一谈谈十几二十分钟,去解决一些问题。孵化器提高了沟通效率,包括资源的利用率。

 

孵化和投资的协同关系,引进做孵化,没有资源对接和没有资金对接,这不是我们民营企业做的,可能国家有战略,考量可以去做。但是真正作为产业化和市场化来看是不可取,所以必须对接资源和资本。

 

协同效应怎么产生呢?产业链及上下游资源,有四个要素比较重要,作为一种孵化,本身在孵化的过程中对它的关心,这是一个要素。第二个要素,我觉得是投资与资金,如果没有钱,很多企业会倒下,为什么?现在一些比较大的独角兽,昨天金沙江的朱总也讲了好几个,都是非常大的企业,是独角兽,恐龙级的企业,如果我们试想一下这些企业在融资的环节里融不到一个亿美金,融不到十个亿美金,融不到百亿级美金,它今天会怎么样?京东没有融到那么多轮的融资,今天会怎么样?马云会怎么样?你们想过没有?

 

实际上那个时候不是企业不对,不是它的模式不对,因为它没有钱做。所以我们在投资和孵化的过程当中的确看到很多企业不错,但是缺乏关注,没有资本,使得它不能生存。并不是说它这个项目不好。所以资本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在孵化过程当中如果没有资本的介入,就起不到一个长期可持续的孵化功能。第三个要素是资源,除了钱以外,我们还要给一些资源,有些资源是可以得到的,有些资源是不可得到的,这里面当然有讲究怎么利用资源,怎么变现资源,我们请一些大佬给他们做一些分享,也是提供资源的一部分。

 

接下来的关键词是变现,为什么要变现呢?因为很多商业模式听起来都蛮有道理的,但是做做,刚才我跟肖总在聊天的时候谈到,一开始投的项目,天使级的项目,我们都觉得挺好的,觉得它未来会成为独角兽,会成为伟大的公司。但是做了一年以后,两年以后,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并没有做大,可能它没倒,也挣了小钱,但是和我们的预期相差太远,因为它不是独角兽,也不可能成为独角兽。

 

在这方面,我们感觉有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就是资源变现能力。在资源变现之前我先讲一下生态环境,在投资孵化,包括其它的创业学院也好,很多创业机构里面有分享会等等,实际上这都是生态体系的建设,是生态体系的建设里面比较重要的一个点。

 

我们的终极目标是什么?终极目标实际上是把一种资源到最后的变现,模式的变现,为什么这么讲呢?我们在给投资人讲很多故事的时候,我们预期的是未来,但你两年以后给我们看到的是现实,现实没有变现的模式,你怎么做呢?在我们整个的模型过程中,建模的国家中,投资、孵化,在早期项目的时候,它本身是从科学和艺术相加的判断,我们在判别项目的时候,早期项目更多考虑的是感觉,感觉里面比较重要的就是变现能力。

 

我们孵化与投资的终极目标是产生一种价值,这种价值使我们每个人,参与到这个项目里面的人,第一,在投资过程中,这一头,我们觉得找到发现价值,另一头应该是提升价值,如果一个项目进来的价值和出去的价值是一样的,在孵化和投资过程中是一样的,它一定是失败的,因为它没有成长,给投资人看的是成长,如果你没有成长,这个项目基本属于失败,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这张图是讲中国互联网的一分钟,一分钟是什么情况?目前我讲话的一分钟里面,支付宝已经交易1500万,有486篇微信公众号发了文章,这是互联网的例子。在互联网领域里面,一分钟有这么多的事情在发生,产生了生态之间的联系和流量的导流问题。我们在其他的领域也存在这样的生态体系,我们创业伙伴在做自己的项目选择方向和模式的时候,一定要着眼来看这些生态体系的变化,在我这个模式之外,人家在做什么,他们的一些资源能不能被我利用,我能不能用这种模式来变现?

 

什么叫资源变现?资源变现的价值等于什么?是三个参数相乘,第一个参数是你对资源给予者的贡献,这是X,Y是什么?是你利用这个资源的使用价值,乘上Z,Z是你这个资源的技术,如果这个资源每个人都能找到,都能利用到,这个资源就不值钱,就没有价值,或者价值不高,如果有的话,这个价值就非常高。我们往往在讲资源的时候,生态体系建设的时候,我们要考虑三个因素。

 

想获得这个资源一定要付出,想得到投资,你一定要给投资人回报。另外这个资金用在哪里?钱用在哪里,用在什么地方很重要。当你融资融到了,这个钱往哪里用,这个就是Y,即使用价值,C就是门槛,门槛的价值,门槛在哪里,如果你这个模式里面产生的模式创新,不是基于一种高门槛,谁都可以拷贝,钱是有限的,融资能力也是有限的,你不一定运气好,把所有投资人的钱都拉到你这边,而使你的竞争对手融不到钱。所以在投资和创业两方面,我从两个角度来跟大家分享这两点。在下面的创业伙伴,我觉得更应该反思投资人在想些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建立这个模型,怎么利用这个生态系统,怎么变现我们的资源,怎么最终拉高我们的门槛,使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容易超越,不容易拷贝,更无法超越,怎么做到这样?我想他的项目成功的概率会更高。

 

接下来我讲一下麦腾做的一些事情,麦腾是国内最早发行新三板基金的投资机构之一,国内最早从私募基金延伸到孵化器的机构之一,国内建立投资生态圈主要是从孵化加速,另外从创业学院、从大佬分享会、资源对接、私董会等等,从各方面使它建立最完备的企业孵化。我们提出重孵化,我到美国去看,到欧洲去看,到以色列去看,一般的孵化比较小,我们提出重孵化就是需要一定的量,在上海我们有6万方,这6万方作为物业是不大,但是作为孵化和投资来看是比较大的。最早成立了商业创业学院,我们也从资源的角度帮助创业者,让他走正确的道路,补足缺乏的经验。

 

我的分享就到这儿,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