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创业者每天都可以带着这种困难闭眼睡觉的能力是我们最看重的


2016.11.15



杨歌.jpg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  杨歌


2016年11月15日,2016(第六届)天使及早期投资峰会在上海科技馆举行,上海市科委副主任秦文波出席并致辞,近30位资深投资人齐聚一堂。11月15日下午,6名资深投资人展开了关于“投资与孵化”的圆桌论坛。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作为论坛嘉宾之一参与讨论,以下为速记整理:


我们星瀚基金主要在北京和上海两地,我们主要投资的是泛TMT方向,我们的合伙人有上海的很多企业,随着市场的潮流变化,我们要比市场快半步,今年互联网方面产生了非常大的泡沫,今年我们的主要投资方向是产业升级,包括产业链的整合、物流仓储行业、农业、工业、制造业,和互联网的结合,这些都是我们投资的方向。 在投资过程中,  我们没有出现过明显失败的,都是正常成长的过程中,2/3的企业都受到了市场一线基金的合作,现在我们投资的天使公司其中有七家公司每年的GMV在1.5亿以上,如果大家有产业基金方面的项目,希望跟大家多多讨论。

 

前面提到逆向思维,我提另外一个逆,逆商,最重要的是企业家和团队的素质,除了情商和智商之外,有一个逆商也非常重要,不是逆向思维,我讲的是企业在面临濒临死亡时候的解决能力,这个是作为天使投资,创业者来讲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我们对人判断最重要的一点,在硅谷有一个报道表明硅谷所有成功的、伟大的企业有85%的企业曾经面临过两到四次濒临死亡,第二天就没有钱了,剩几个小时就要破产了,这个时候怎么解决,怎么临危不乱,拿到钱,继续把公司推动下去,这一点非常重要。我自己也是一个创业者出身,我在学校的时候就做过很多创业,有很深刻的体会,创业每一天睁眼、欠债,不断地把这个东西打造好,你要养活的不仅是你自己,还有产业链上下游的人,还有自己的团队,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没有一个企业除了上市的现金非常稳定的企业,很少有企业活的非常轻松自在,全都是资产,没有负债,很少有这样的企业,大多数的企业生活在水深火热里面,产品、销售,这些东西都不稳定,大家都在摸索当中,很有可能在短期之内出现很大的问题。我针对自己的经验在网上分过一篇文章,《逆商的力量》,多数的企业每天都是挣扎前行的状态,很多企业看起来表面上走的很好,但是背后都面临很多问题。

 

我有一个企业今年春节的时候账上现金已经没有了,但是业务还可以,非常焦急,马上做不下去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给企业并不是施压,而是跟他谈,这是创业过程当中非常正常的现象,这家企业在大年二十九那天拿到一家公司的投资,一下子逆转了,并且走的非常好,这种情况非常多见。

 

这是有理论支持的,在你拿到钱开始做生产制造,实际上是消费的过程,最开始是投入。一般来讲不可能投入马上产生成效,在早期必然有一个下滑阶段,很多企业家都不能撑到最后那个拐点,就是你投资的最多,在那个只有还没有马上能够见到成效,很多企业家那个时候产生了心理崩溃,我觉得我明天就要完了,我的钱已经花光了,你要知道你把你的现金变成了另外的资产形式,它们都已经投出去了,需要等的就是开花结果。在这个过程当中对企业家的心理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心理素质比较强调,逆商非常强的企业能够度过这一点,并且能够一次又一次地度过这一点,这种企业家是可以成功的。

 

再举一个例子,有一个企业,创业者非常年轻,各方面都可以,我们始终没有投资,关注了一年的时间,都觉得还是欠火候,但是最后一个经理打动了我,他有一次在国外被意外事件关进了监狱,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最后把自己解救出来,证明自己是无罪的,他在里面历经了磨难,这件事情让他改变了性格,这件事情让他在之后的创业道路里面非常勇敢地面对所有的困难。相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我个人身上,原来创业的时候有多次不仅企业面临死亡,甚至于自己的性格从感性上的认识也濒临死亡,这一点是非常有益的,因为每一天你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有一个京东的高管朋友跟我说,为什么你们看起来毫不费力,我说看起来毫不费力的背后都是经历了非常多的磨难,我们每天都可以带着这种困难闭眼睡觉,这种能力是我们最看重的。

 

创始人比我们更加拥有视野,这个视野并不是说你去过美国,你跟硅谷合作,视野不光包括国外,还包括国内,实操和理论也非常重要,全产业链的细化方面非常重要。我们最重视的创业家是什么样的?他上来能够把整个产业链从下游到上游每个点位分析的非常清楚,然后告诉我们你在这个产业链里面具体是哪个地方,目前做的生意是什么,以后可延展的方向是什么,产业链里面的弱点和优势是什么,他可以全面地介绍这个产业链的问题。

 

为什么我不提“经验”这个词呢?视野和经验是有差异的,有很年轻的企业家天生具有分析产业链的能力,有些企业家可能是在这个行业积累了三四十年了。大家今年都大搞VR,我们眼前不会亮的是什么企业?我觉得VR面临的问题是什么,真正的VR底层是技术,上面是系统,内容、商业模式,整个架构搭建得怎么样,中国发展到什么程度,跟美国比有什么区别,中国底层的技术比较差一些,美国相对好一点。从技术到硬件、到软件都有很好的市场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下才有可能产生很好的内容和商业模式。

 

而中国走到今天对于虚拟现实,对于未来的这些东西,大家想的都是一个盒子,这么一个简单的东西,这明显是错误的,如果跟这个风就错了。对未来的虚拟现实,大家可能需要打开更多的视野,这个东西可能是各种各样的,3D的,有全息影像的,有很多东西需要搭建,这就是一个视野。我们见到最好的企业家,以后能成长的企业一定是在跟我们讨论项目和产业链的时候,能够非常清晰地刻画他所的这个行业未来的前景,他说的有理有据,整个行业的家是非常完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