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主题分享】创业路上的知识产权风险防范


2019.11.16


浙江大学中国科教战略研究院、产业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飞——创业路上的知识产权风险防范

 

      李飞:谢谢主持人,非常高兴今天能在上海杨浦区分享一些关于知识产权运营和知识产权风险防范的思考和建议。刚才主持人介绍到创业,可能我对创业的定义和刚才主持人介绍的定义不太一样。我觉得创业不光是初创型企业从零到一的过程。初创企业里也有很多大企业,很多大企业也在持续创业,在寻找技术方向,寻找产业布局。所以创业应该是对一个新领域的布局和战略性的进入。我从这个角度,分两个部分分享一下新时代的知识创新有哪些特征。同时,也包括一些对于知识产权运营和风险防范的建议。


       知识的价值链从生产、传播、运用、交易到保护,既有公共属性,也有私有属性。现在我们去看整个社会的投入,2019年肯定要突破2万亿。其中主要的知识产权生产者还是企业和高校院所,他们是知识生产的主要单元。在这里面再看另一个数据,我们的发明专利已经连续八年取得世界第一。国家知识产权局号称宇宙第一局,每年的授权量都稳居世界第一。从高校和企业之间看,高校院所扮演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把高校的第一名,比如浙江大学,每年的专利获取授权量能占到即使把企业合起来,也可以排到第四名的位置上。所以,我们整个社会的创新结构还没有像美国和欧洲一样,因为在美国和欧洲的企业已经可以承担起大量技术,尤其是基础研究技术的前沿投入。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我们要实现科技强国,这时候应该更重视科技创新的作用,但是现在这个作用没有越来越凸显。我们越来越多的知识储备和人才还是聚集在高校院所里。所以钱学森老先生提出了复杂巨系统学说。我们的体系可以由三个子系统构成,第一个是知识创新系统,由高校院所组成的。第二个是技术创新系统,是以产品化为导向,以标准化为轴心的系统,这主要是企业推动。还有一个是管理创新系统,是以现代化科技为引领的,就像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治理能力、治理结构的现代化为职能,政府推动的管理创新系统。创新的着力点在什么地方呢?在黄色标的这个地方,而在这个领域,我们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占RND总经费的15%左右。我们到2020年要步入创新型国家,但我们的很多指标还没有完成,一个是RND的投入,一定要占到GDP的3%,距离这个指标数据我们还有一定的差距。还有一方面是科技创新的投入结构,技术创新的投入结构还是以技术创新为主,如何引导央企、国企、行业领军企业加强技术的投入,这是目前面向创新驱动和科技强国战略非常重要的着力点。


       在科技创新投入方面,我们和美国、法国、俄罗斯的差距都非常明显,我们在这部分的投入比例仅有15%。所以科研院所的科研模式正在发生大的变化,尤其是2015年,被誉为整个科技事业的第二次春天。职务发明成果人,像刚才的杨院长,他们作为学校科技成果的职务发明人,他们的职务发明成果可以转化净收入不低于50%可以归到个人或团队,这是国家法律的规定。各个省市的条例进一步增加比例,到了70%,甚至有一些省市到了80%。这个比例怎么去看?我们看美国和欧洲,无论是公立高校还是私立高校,科研成果转化一般是333,三分之一归学校,三分之一归院校,三分之一归个人或团队。现在在扭转这样一个趋势,原来叫PPP模式,基础设施提的PPP是Professor with Professor for Paper。在这样的课题成果转移转化推动下,我们的创新环境和氛围正在扭转。科学家也在和企业家共同申请专利。


       我们的创新公式,创新的公式是Innovation,把发明商业化。IBE才是双创的灵魂,绝对不是为了解决大学生就业,也不是为了提高社会就业的岗位。而是基于创新的创业,这才是我们推动双创的一个根本性的灵魂。现在创业的趋势也在发生变化,这也是去年美国很有名的一个创新评论家提出来的,硅谷的创业模式也在发生变化。硅谷前一任的创业模式是什么?刚才也介绍了硅谷,很大程度上,他们把硅谷的创新创业成就归结于当时美国非常丰厚的创投资本和技术的结合。现在到今时今日这个阶段,似乎资本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虽然我们都说是资本的寒冬,但是如果真的有好的技术、好的项目,也不会缺少投资人,不会缺少资本的亲睐。


       现在进入了新的PE模式,也就是科学家和企业家的结合。今年上半年我参加一个活动,碰到了阿里巴巴技术战略部的负责人,我们会前一起在休息室,会议没开始的时候我们进行了交流,我说现在你们每年和高校的合作都是怎么合作的?是你们提出来问题,找高校老师来解决。还是看到高校有什么好东西,你们投入,购买他们的专利和他们进行合作。他们说,现在这样的模式下,既不是说高校有什么东西我拿来转化,也不是说企业碰到技术问题了,然后请高校和院所的专家帮我去解决。更好的面向前沿、面向领先的技术趋势应该是应该是这些企业和高校院所一起共同设计题目,共同策划研究选题和方向,共同深入研发更有价值的知识产权。


       创新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从线性创新到协同创新、开放创新,现在已经到了生态创新。每个单元都可能是我们创新的来源,就像刚才说的政产学金介用,媒体有时候也会反映创新想法。我们会发现创新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变得越来越普世化了。任何人都可以谈创新,就像思想家德鲁克所说的,今后的企业只要做两个事就可以了,只要坚持做创新和营销就可以了,很多其他的工作都可以在你的生态里找到你的合作伙伴一起来做。马思克(音)可以用两百人造火箭,能升天。供应商提供各方面的技术、原材料支持。


       这样一个技术创新的新的特征下,我们应该关注哪些要素?现在国际经济一体化,也促进了知识的全球化流动。前段日子说“厉害了我的国”,把我们国家科技创新提到了更高的站位上。尤其是2018年,国家创新指数也进入到前20位,位次是在第15位左右。这么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创新指数排到前20位,这对世界是非常震惊的信号,说明大象也可以跳舞了。我们在很多领域还是受制于人的。


       今年9月份我请了刘亚东教授到我们那进行讲座,收集35项“卡脖子”技术,当时开了这个专栏之后,他也意想不到,居然收集到了不止35项,而是350项,他说这个专栏不停的话,可能一千项都不止。我们在核心观念、核心技术上,还有很多技术是落后于美国、欧洲的,甚至日本。日本从2000年提出来创新强国战略。到2050年,它要获得30个诺贝尔奖,当时大家都觉得日本在吹牛皮,不相信。但今天2000-2019年,他已经获得了19位诺贝尔奖了,日程没过半,指标已经完成过半了。我们在基础研究领域的投入还不足,关键核心技术的很多领域还是落后于发达国家。


       我们比较知识产权的贸易,美国占到了全世界的45%,而中国占比不足千分之五。中美的贸易战,核心其实不是石油、土豆这些的贸易,而是知识和人才的竞争。从2013年开始,我们每年进口芯片的交易额已经突破了每年进口石油的交易额。如果数据没记错的话,进口芯片是2200亿左右,而进口石油也只有当时这个数字。


       知识交易产权的私有属性决定了知识交易的属性,我们更要重视隐性产权的保护。知识交易和生产保护的版权,知识产权只是我们需要保护的冰山一角。台积电说,要以终为始。


       我们从公共知识到授权知识到隐性知识,包括我们的专利、版权、植物新品种、技术秘密、商业秘密、专利布局,还有人力资源,人员流动、竞业条款,这都是保护举措。董明珠说,专利保护和人才流动是格力未来面临的最大困难。我觉得不然,人才流动才是企业面临的最大困难。


       我举一个特别典型的例子,浙江一个地方叫安吉,企业家在当地还是有点知识的,高中毕业。他用仅有的知识和学校合作了一个液压成套设备,当时这个成套设备在当地还是有一定的技术门槛,享受了四五年非常幸福的时光,每年的毛利率达到40%-50%。企业发展非常快,很快进入到上市准备前期。当企业到了第四年第五年的时候,突然在当地出现了六家和他具有同样竞争力产品的企业,技术和他的非常相似。因为他的企业发展非常快,很多当地的企业家,有资本的人看到他的企业非常眼红,就把他的技术人员挖走了,也生产出同样类型的产品出来了。


       我们看几个案例,我们说吉利收购沃尔沃,当时我还跟陈立(音)教授去现场调研,访谈了吉利收购沃尔沃当时的高级执行总裁,管理团队不变,营销渠道不变,经营策略不变。我们就想他什么都不变,他收他干嘛呢?就是有问题,所以吉利才收他。吉利收购的时候是100%的收购,也为他今后做知识产权的交易、知识产权的消化奠定了比较好的基础。所以是不是我们在知识产权的企业发展过程中也要充分考虑到技术是不是能够拿到自己的手上。


       还有一个案例就是华为的P6之父,把华为P6手机的原班人马,从外观设计到内部设计全部挖走,成立一个新的公司。核心员工的流失,对企业的业务发展和知识产权是非常触目惊心的教训。


       这个是非技术因素。这是海康威视的业务,他是负责海外交易的业务经理,他掌握了海外客户的产品参数、报价和商业条款的秘密,他就掌握了核心的商业机密,导致海康威视的很多订单流失,这也造成了知识产权的流失问题。


       所以知识产权的运营主体是企业,但是最主要的载体还是人。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提几点建议的话,知识产权风险防范,产品的技术路线和专利布局的战略要协同。我们刚才讲了几个大企业案例,我再讲一个小企业案例。一个企业是在我们国家科技园孵化的,他在发展过程中没有充分考虑他的技术路线,他的技术路线和美国一家技术公司的技术路线非常相似,做的过程中太注重于市场,沉浸在自己的技术方向上。但是他没有及时的去申请专利,等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马上往上市目标去的时候,发现技术门槛绕不过了。他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打电话找到我,说你们是不是有朋友可以帮忙打打招呼,他们已经第二次被拒了,找了最好的律师事务所帮他们做专利申请。但是我们问了以后发现不可能,即使打了招呼通过以后,美国这家公司如果发现该公司的知识产权,上不上市没关系,尤其知识产权的诉讼官都是在比较大的公司谈的。所以他就非常尴尬,要么就放弃这个产品,所以当时就很后悔没有根据技术路线做专利的布局和战略协同。


       第二个就是以终为始,要对企业竞争优势再认识。技术是不是通过专利保护,还是说是否掌握商业技术秘密。因此要非常重视隐性知识的保护。但最终还是核心创业团队的建构和管理上,团队才是最宝贵的知识产权。


       从知识产权制度设计来讲,知识产权的制度设计过于严苛和过于宽松都不好,过于宽松的制度确实有利于创新的扩散,便于同行和行业的知识分享。但是又会大大挫伤创新投入的积极性。过于严苛的知识产权制度又会提高创新成本,合适的创新产权制度才是知识产权制度设计非常重要的原则。鞋合不合适只有脚才知道,我们应该对知识产权制度有更加客观和清醒的认识。这是我今天分享的主题,谢谢大家!